DMA01
【文思不藏私】影音的未來

【文思不藏私】影音的未來

Vince Huang

由於科技的進步及網路頻寬與串流技術的發展,影音市場除了傳統的 DVD、有線電視、電影院外,也出現了更多的呈現型態。看到一篇好文章「Live, Social, and Shoppable: The Future of Video」,想說順手整理一下,也幫助自己對產業的想像。

由於科技的進步及網路頻寬與串流技術的發展,影音市場除了傳統的 DVD、有線電視、電影院外,也出現了更多的呈現型態。看到一篇好文章「Live, Social, and Shoppable: The Future of Video」,想說順手整理一下,也幫助自己對產業的想像。

 

影音體驗的成長

也許是因為 COVID-19 的影響、也許是因為串流技術的進步,在美國的影音消費有著大幅的成長,更多人使用串流在遠端會議及課程學習上,串流娛樂中追劇成長了 25%、遊戲成長了 75%,同時間更以平均每年 13% 的年複成長率持續成長中。從數據中發現,美國人去年平均每天在手機上觀看影音的時間為 42 分鐘,而在電腦上則僅有 23 分鐘。註:『PwC 2020–2024臺灣娛樂暨媒體業展望』中也指出台灣 OTT 產業 2019~2024 的年複成長率也約為 13.6%

如果影音 1.0 的年代是一種『悠閒的體驗』(laid-back),影音 2.0 可能是一個即時互動的平台體驗,讓用戶不受限於地域、時間的進行更多互動與參與。

 

影音的演進

影音的第一個世代是電視,由於電視節目需要透過很大製作預算及時間而產生,因此大部分節目每一集的內容長度大約是 30~60 分鐘。

第二個世代則是 YouTube,它突破了電視的限制,讓用戶可以不受限於時間、內容及長度而盡情觀看。任何人都可以上傳或直播自製的影片,影音長度也可以是 1 分鐘、10 分鐘或者 1 小時。

第三個世代的代表是 TikTok,影音長度也許只有一分鐘,甚至更少。使用者不需要使用昂貴的錄影器材進行製作,一隻平價手機就可以製作、上傳、發布,其他用戶也是用手機就可以進行觀看及互動。

TikTok 的成功在於它提供了即時互動的觀影體驗,而不是侷限於單向的評論上。TikTok 的用戶會滑掉他們不喜歡的短影音,對於有興趣的短影音進行互動,也因爲如此個人化的資訊流(Feed)才會有更高的點擊播放率。任何需要面對面的互動模式都可以被這一波的即時影音體驗所取代,例如:會議、健身、教學、醫療諮詢等。

 

影音的未來

教育

遠端教育與混合式學習模式也逐漸被更多人願意嘗試,然而如何讓學生長時間保持專注力,卻是一個很困難的議題。透過即時影音的遠端教學工具,老師可以對同學提出問題進行討論,同時也可以提供即時測驗調整教學內容,甚至提供遊戲化體驗。

購物

影音電商也是一個很大的商機,常見的 Instagram 影音廣告,也是一種短影音的電商。另一種是直播電商,透過主持人透過直播銷售物品,消費者可以直接對商品進行互動。

技能分享

如果你考慮想學習一項新技能,除了學習成本外,還有時間的成本,透過即時影音來開設一堂鋼琴課,老師不必跟學生在同一個地點,就可以即時對學生的練習進行回饋,並且提供更多人工智慧的方法來優化學習效率。

 

 

 

原文出處:【文思不藏私】影音的未來

Vince Huang
Vince Huang

A Product Owner in software company, interests include agile/scrum, machine learning and mobile design. 

https://www.linkedin.com/in/kuoyuhuang/

Vince Huang的Medium:https://vincekuoyu.medium.com/

外包和內部工程師的差異
身為一個 PM,與各式各樣的工程師合作也是相當合乎邏輯的,以下就自身經驗,從三個面向跟大家分享與外包工程師及自聘內部( inHouse) 工程師合作的差異。
產品經理PM第3講:如何開始一個改版專案
在我數位產品經理PM職涯中,少說帶過數十個數位產品開發專案,其中九成都是網站平台改版。打造一個全新數位產品和針對既有產品進行改版,專案的啟動(project kick-off)方式有所不同。
UI/UX設計師的接案二三事(上)
接案這件事對有些朋友來說可能有點「難以言喻」,包含如何找到案源、如何合理的報價、實際上工作的狀況等等,網路上似乎也比較少討論這塊。在犯了不少錯誤、踩了不少坑之後,終於能和大家聊聊,分享過去一年多來我的接案經驗以及自由工作者的心得與生活。